已经先后有5名中、外教练挂帅2001年龄段选拔队(国青队)-真实新闻
点击关闭

球员中国-已经先后有5名中、外教练挂帅2001年龄段选拔队(国青队)

创业失败30万补贴

按照最新版職業聯賽准入規定,中超、中甲、中乙聯賽除分設多級U系列青年梯隊外,從今年起還都必須參加相應級別的青超聯賽。由於中國足協對各級職業俱樂部梯隊建設及參賽有着硬性規定,不達標者即面臨被聯賽清逐,因此各俱樂部,特別是少數低級別俱樂部不得不倉促組隊滿足「准入需求」,但也恰恰因為組隊倉促,人員選拔的品質無法得到保證。這類俱樂部的U系列球隊在面對青訓基礎相對較穩固的中超及大部分中甲俱樂部球隊時,能力與經驗差距顯而易見。既然對手間競技水平參差不齊,那麼超級懸殊比分的出現也就在所難免。中國足協對此情況早有預見,也為此調整了今年青超各組別賽事的賽制,但因為職業俱樂部准入事關中國足球未來長遠利益,因此在梯隊建設及競賽要求方面,足協不可能降格標準。

11月10日訊 在11月10日下午進行的2020年亞足聯U19錦標賽預選賽I組最後一輪角逐中,2001年齡段中國U19男足以1-4不敵勁敵韓國隊,從而無緣于明年在烏茲別克斯坦進行的決賽階段比賽。《北京青年報》撰文稱,這也是自1994年後25年來,國青隊首度無緣亞青賽決賽圈。這樣一個結果無疑給困境中的中國足球平添恥辱一筆,也早早給中國足協2024年奧運會的衝擊工作蒙上了陰影。

陶強龍、冷季軒等少數現役國青球員沒有人選瀘西選拔隊陣容,並不是考察組忽略他們,而是因為陶強龍當時已經成為1999年齡段國青的重點球員之一,冷季軒當時人在校園內還沒有進入職業足球梯隊序列。2001年齡段國青隊從瀘西豎旗到後來歷經頻繁換帥,期間各期集訓隊徵調球員的情況各異,但總體來說,候選者都跳不出瀘西選秀的框架。從蒙太古杯4戰皆敗開始到此前出征緬甸前,2001年齡段各期選拔隊的總體戰績是負多勝少,且在真正意義的強隊面前毫無獲勝的絕對實力。

既然食材有限,那麼又怎能苛求大師傅炒出「色香味俱全」呢?法國教頭貢法龍當初辭去主帥職務,其中一個很大原因就是他對執教沒有信心,或者說,他對麾下隊員的實力沒有信心。

在今年4月全國青少年超級聯賽U19年齡段B組第2輪角逐中,成都棠外以29比0超大比分戰勝四川隆發,刷新了青超聯賽U19年齡組最大比分紀錄。由於四川隆發隊着「2018賽季中乙聯賽冠軍」這個光環,因此這一奇葩賽果不由將外界關注目光引向近年來持續完善的職業聯賽准入制度。

發生在今年青超U19年齡段B組成都棠外29球狂勝同省球隊四川隆發的事情聽起來的確令人瞠目結舌,但卻帶有一定必然性。勝者雖具有學校足球特色,卻是一支常年受到當地重視以及資金、競賽槓桿支持的精銳青年軍。而四川隆發實際上正是時下深受經濟危機困擾面臨解散危險的新賽季中甲升班馬四川FC的前身。當作為俱樂部門面的一線職業隊還在為「明天」憂心忡忡時,他們怎麼有心力兼顧梯隊建設?但既然圖存就必須滿足准入標準,俱樂部就必須按規定組建包括U19隊在內的5級梯隊。至於組隊成色如何,各俱樂部因實力不同而導致梯隊水平參差不齊。

(編輯:姚凡)

成耀東能在51名中外候選中脫穎而出接手2001年齡段國青隊,也決非他自不量力接下「燙手山芋」。而是中國足協眼見發生在2001年齡段國青的各種動蕩及其產生的不良結果,不得不做出的應急之舉。在時間緊、任務重的背景下,找到一位能夠迅速上手,且具備相當帶隊能力和威信的候選屈指可數。

對比數據后不難發現,此次出征緬甸的這支U19國青隊中,蹇韜、朱越、鄭雪健、黃子豪、陳榮5名球員入選過2017年4月蒙太古杯國際邀請賽的參賽陣容,而當時的蒙太古杯正是2001年齡段選拔隊豎旗后參加的首項正式比賽。

綜合各種因素不難看出,由於中國足協直到近年來才把「多級梯隊建設」明確納入職業俱樂部准入規定範疇,而中乙聯賽經過多年摸索也是近幾年才躋身中國足協「職業聯賽序列」,因此對於中乙聯賽,中國足協同樣嚴把准入關。而受到不同地區足球基礎及經濟發達水平各異的影響,相當一部分中乙甚至中甲球隊在發展過程中出現了各類變數,包括主場及股權變更等等。因此在將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強化一線職業隊硬實力之後,他們對於梯隊建設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遺憾的是,從2017年金山杯國際邀請賽結束后開始,這一年齡段選拔隊就陷入了由頻繁換帥引發的動蕩。從沈祥福開始,到後來的曲波、法國籍教頭貢法龍、張力,最後到成耀東(現任),已經先後有5名中、外教練挂帥2001年齡段選拔隊(國青隊),這還不算2017年率領同齡球員參加訓練營的于遠偉、魏新。他們任期長短各異,但總體來說都較短。從球隊各期集訓人員變化幅度普遍較大來看,這支國青隊從建隊到奔赴亞青賽預賽前持續處於摸索階段。

國字號梯隊不力,青少年競賽槓桿難掩其咎

廣州恆大足校以31勝2平1負積95分(比滿分102分僅少7分)的絕對優異成績獲得2018賽季青超聯賽U19年齡段B組冠軍,而黑龍江FC在末輪以0比15不敵浙江綠城后,以34場全敗丟352球,僅打入1球的糟糕戰績墊底。恆大足校、黑龍江FC一頭一尾積分相差近100分,外界難免對青超聯賽的競技品質產生擔憂。而這份擔憂隨着本賽季青超不同組別賽事超大比分頻現而被進一步加劇。比如在3月31日青超U13華北區排位賽B組首輪角逐中,山東魯能與山東足協隊分別以21比0、31比0的超大比分分別戰勝山西信都、保定英利易通。而在華東區部分組別賽事中,也曾出現過比分差距在10球或10以上的比賽。

當時在瀘西,在名宿專家們群策群力之下,100名適齡球員從1000餘名候選中脫穎而出,2001年齡段選拔隊的雛形由此產生。然而令人愕然的是,即便精挑細選而來,相當一部分候選球員能力、意識包括身體條件都處於極低水平線上。專家組成員們甚至不得不在諸如「觸球部位合理性」等基礎訓練上多費口舌。

持續動蕩,備戰持續添負數關於2001年齡段本土球員的質量成色,外界各抒己見。但能夠在2017年春天也就是距離2024年奧運會足球賽開踢還有7年多的時候有意識打造這一年齡段的精英球隊,中國足協的立意值得肯定。包括參与組隊的名宿專家團成員當時也曾做過預判,如果這批孩子能夠在可持續發展的環境中被加以錘鍊,那麼至少在亞洲範圍內,2001年齡段球隊有一拼的機會。中國足協當初選定名帥沈祥福接手2024奧運希望隊,也是希望球隊能夠得到名師指點,繼而循序漸進。

食材有限炒不出「色香味俱全」事實上,本屆亞青賽預選賽前兩輪過後,外界對於2001年齡段中國國青隊出局就有了大致預見。因為同樣收穫兩連勝的中、韓兩隊凈勝球差距已達10個。回想幾個月前熊貓杯上韓國隊展現出的「霸氣」,再看看現實差距,就不難理解國青隊欲取勝對手,無異於痴人說夢。

成耀東雖然沒能在去年印尼舉行的亞青賽決賽階段率領1999年齡段國青隊突圍,但和2001年齡段國青隊一樣,1999年齡段國青隊也同樣遭遇過動蕩。在2年前率隊在柬埔寨領到亞青賽決賽圈入場券后,另一位本土教練賈秀全因故放棄帶隊。成耀東直到去年初才正式接手1999年齡段國青隊,從組隊到參加亞青賽前後也只有7個月時間。

關於中國足球人才基礎薄弱似乎是老生常談。可時至今日,這個困擾中國足球多年的頑疾仍在延續它的肆虐。2017年3月下旬由中國足協組織的「2024奧運希望之星計劃」在雲南瀘西正式「落地」。顧名思義,這項計劃推出的初衷是為2024年國奧隊衝擊奧運會未雨綢繆。而為了將計劃落實到位,中國足協特邀剛剛成立的名宿專家團成員容志行、沈祥福、戚務生、馬元安、朱廣滬趕到瀘西為2001年齡段精英球員的選拔獻計獻策。

事實上,當初2024奧運希望隊之所以在蒙太古杯成績慘淡,很重要一個原因是,老沈在接手球隊后,還來不及對隊員能力、特點深入了解,而受球員出訪辦理簽證等現實條件之限,隨隊出征的部分球員還不能代表選拔隊的最高水平。由此也不難看出,穩定對球隊將帥磨合、建立教與學配合默契的重要性。

如果說像沈祥福這樣深諳足壇情況的本土名帥都需要時間來了解隊員的話,那麼貢法龍一個「外來和尚」又怎樣在不到1年時間里幫助球隊「脫胎換骨」?很多業內人士把今年熊貓杯國青隊3連敗積分墊底之過記在「救火教練」張力頭上。但實際上張力作為一名追求上進的本土教練,倉促中根本來不及對球隊進行必要調整就匆匆上陣。而對手又包括韓國隊這樣的亞青賽預選賽頭號勁敵。要問張力何過之有?或許答案是他接手不合時宜。而從球員角度來說,無論訓練還是比賽,都要嚴格執行教練員的帶隊思路。不同教練崇尚打法各異,隊員們短時間很難「消化」多變的戰術思想。比賽結果反映的是訓練效果。這個道理是淺顯易懂。

類似俱樂部與地方學校、足球培訓機構合作共享青少年人才甚至梯隊掛靠的模式也比較普遍,但也恰恰因為「上手」倉促,球員的品質無法得到保障。甚至有些俱樂部不得不「借」用當地校園足球甚至其他運動項目的隊伍「頂包」參賽。於是超高懸殊比分應運而生不足為奇。而這樣的比賽對於作為國字號青少年後備人才的廣大青超球員來說,鍛煉價值何在?青超出品的球員又靠什麼和韓國隊去抗衡?

如果說上屆國青隊在亞青賽預選賽期遭遇柬埔寨、緬甸隊雙雙僅以1球險勝的話,那麼指望成耀東通過不足4個月的帶隊勝韓國隊?這真得是勉為其難。回想上屆亞青賽預選賽,1999年齡段國青隊還倚仗陶強龍補時階段運氣球戰勝柬埔寨隊,就不難判斷2001年齡段所處的競爭環境更為艱險。從這個角度來說,成耀東也是力不從心。

國青隊成績不理想,歸根結底還是作為參賽主角的球員沒有在比賽中展示出過硬的能力。再往深處探究,就是人才出口端出了狀況。入選國青隊的大部分球員實際都來自各級俱樂部及各地體育或足球管理機構、單位。對有可塑性潛質的廣大年輕球員來說,他們不僅需要伯樂的慧眼,更需要成熟成體系的競賽槓桿作為事業發展的重要依託,青超成為年輕球員施展才華、中國足協選秀的重要平台。但青超及各級青少年序列賽事的人才培養、選拔效果如何?答案其實從近年發生在國內青少年賽事的一些荒唐亂象中不難作判斷。

如果把球隊出局責任歸咎於主教練成耀東帶隊不力顯然有失公允。畢竟從7月挂帥到率隊參加亞青賽預選賽,成耀東通過悉心調教及一系列熱身安排已經幫助這支飽受動蕩的球隊重回正軌。和國青、國少雙線連續7度無緣世錦賽反映的情況如出一轍,這支2001年齡段同樣深受各類現實因素困擾,而問題決不止於人才基礎薄弱一方面,恐怕還事關國字號梯隊整體建制以及國內足球青訓賽事體系構建效果的不理想。各類錯綜複雜的內外因交織在一起,鑄成了這樣一個並不算意外的失利結果。

今日关键词:深圳豪宅线标准